兩科考完矣

要說考試這等小玩意,前面幾篇已介紹過矣。而書寫前面幾篇的當時正當內外交迫之際,難免用詞過硬,這也是人之常情。其實說來,這兩天也算想通啦。蓋魏某也是歷經了許多劫難才混到今天這種地步。如果說為了今天小小兩科考試就徹夜不眠的苦讀,哪來瀟灑哉?於是自兩天之前魏某即早早就寢,故做不慌不忙胸有成竹狀。

今天入了考場,等於黃鼠狼入了雞窩。蓋若以凡人的目光如炬觀之,以魏某此等上課打瞌睡態度,加猛翹課堂之輝煌紀錄,若仍然寫得一行半字,那可真是沒了天理啦。但魏某在入座之後,要是明眼朋友即可看出頗有不凡出塵之相。只見魏某不慌不忙的翻開考卷,揮灑作答,而談笑風生( 考場不得談笑魏某知矣,此乃語助之詞,別無他意 ),視考題於無物。著實讓一些不曉得內情的傢伙差點把原子筆摔到地上。蓋若有如若干大夥埋頭猛寫,實在是了無氣質。而若左顧右盼,擺明了啥都不會,更是折損身分。

只是魏某做了半天偉大狀,表面漂亮的緊,內在實正在緊鑼密鼓的奮勇答題。蓋魏某書讀不多,許多難題都還得勉強仗著狗腿已過難關。考試就有若以鴻毛之羽捎著魏某的癢處,讓魏某坐立難安矣。

算來今日就在考場坐了六個小時足,最後收卷起身準備逃離時,只差沒有雙腳酸軟而摔倒在地,已算是萬幸啦。出得考場,眾同學皆捉對詢問戰果。許多不懂謙虛之輩皆對魏某揚言曰教授放水。魏某本想附和,但撇眼見教授懷抱考卷從身邊經過。魏某此等高級狗腿當然隨即撇下同學上前請安,並稟明願意分擔替教授大人效勞。教授想必沒有見過此等狗人無影之腿,訝異之餘仍以謝絕。遂問魏某考的如何。魏某謙虛以對,大致內容為「教授大人您老出題簡直是出神入化鬼神莫測哪,小的數日苦讀算算也只不過弄個平安及格罷啦。況且小的數日之前即夜觀星象,日卜卦象,怎麼都算不出您老人家會怎樣出題,實在是高明之極矣。」

怎麼,您問考完了才需要狗腿?然也!想若不小心有個三長兩短,譬如說魏某老眼昏花,給漏寫了一大題。弄到了要跟教授大人巴結的地步,沒有個底兒怎麼好求饒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