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說

仍然是表面的問候
妳美麗依舊
我問過妳的生活
很好,妳說

不該是這樣的平淡
我溫柔依舊
妳看不出的情感
是嗎,我說

薄冰一般的對話
阻隔了妳我
嘗試著靠近妳
我可不可以握妳的手
妳沒有點頭
因為我問不出口
說是種溫柔
其實只是怕妳尷尬的藉口
那,讓我什麼都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