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想

妳曾經是什麼樣的人
我不太清楚
如果在妳我之間有所謂的俗務
可以無視
我一直想要這樣以為
但是我們都似忘了
什麼讓我們複雜了許多錯誤
而這些一切
都來自於所有平凡的事

我曾經是什麼樣的人
我到不在乎
如果我在妳面前有任何的躊躇
仍然徬徨
是不應該猜測過去式
但是我們都有困難
越想問不屬於彼此的答案
不該要沉默點
有點遺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