唇印

桌上的花還沒謝
杯中的冰塊都已溶解
怎麼火光柔和的
我模糊了眼裡已見不到妳
只是曾見了妳
曾聽了妳的聲音
還有
那在今天這個落滿雨聲的巷子裡
我有一點雨水在指尖
劃在桌上留下了妳的名子
淡淡的痕跡
像那次妳手邊透涼的杯子
妳的唇印只是我腦海裡的印記
是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