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怪

也不再問
該瀟灑的時候內心免不了牽掛
卻也不肯流露出任何暗示
對於這樣的我
沒有必要懷疑
不需要在意太多是否牽掛是對的
然後我開始想
如果我在彼岸看著自己
是否會覺得可笑
是做的絕了
是否她會問
為什麼有我這麼笨的傢伙
什麼都不知道
只知道
再見到她的時候
那種溫暖的感覺
還沒忘了要假裝不經意似的
難怪我
不是她所等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