窩裡捧

恩,其實許多日子沒有寫廢話,手也會癢的。到也不是懶惰,只是這些個日子整天到處閒晃,不然就窩著工作,實在是混的頗緊。然而在百混之下,昨日下午四點整,因朋友飛鴿告知成績已經出爐矣。遂大驚,登時雙手發麻,差點把手裡的馬克之杯摔到地板上(算來也是膽戰心驚。蓋此杯不同於一般之杯,此杯若干年前乃一高人所贈,感其恩澤遂完好保留至今矣)。於是顫驚不疊的進了學校主機探了個究竟。

這會就得來個馬後砲啦。想魏某前幾篇在考試上大發謬論,講的頭頭是道,卻仍不忘了給自個兒留個台階下,以免自打嘴巴。這會兒眼見考試全過,分數也毫不含糊。此時再不窩裡亂捧,更待何時?這就想起考前數日,魏某掩書小酣之際曾夢見一童顏鶴髮仙翁,賜給魏某金硯金筆一對。淡然曰:「汝腹中有墨,心中有紙。今再予汝硯筆於此,閣下以此四寶與試,必可大破考題矣。」猛然而醒,本以為乃南柯一夢,了無對據。遂不知魏某此等凡夫俗子,本無讀書人命兒。然而今卻得以大破考題,此可謂非四寶之功乎?原來魏某生來便有異向,乃指腹中舞文弄墨之才華無盡,心中文獻記載於涓紙之無窮矣。

以上純為魏某窩裡捧之陳腔濫調。蓋此乃魏某最大長處,若見題不捧,心中阻塞,乃有損魏某龍體矣。然而此等自捧之文,也只能望魏某自己窩裡貼。若魏某臉皮頗厚,要四處張貼那是不遺餘力,然魏某乃容易臉紅害羞之人,有著赤子之單純。容易不好意思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