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人稱

「是時候關燈了?」她問著,試探著聽著電話的人。
她就坐在窗臺上,微涼的晚風拂著她的頭髮,天邊的月亮隱在雲後,墨色的雲邊散出淡淡的月光。
這樣的夜,不免要埋怨月光不夠明亮,卻令人捨不得抹去這片讓月色更朦朧的墨雲。
這樣的夜,都市的喧囂似乎也不覺煩躁。
這樣的夜,總讓人想起一些溫柔的事情,似乎是下意識的。
「恩」電話那端的的人輕輕的應著,不捨的語氣不自覺的流露出來「妳會冷嗎?」
「冷啊」她無心的說著,卻仔細的聽著他的呼吸。
那只有在很靠近他的時候,才能聽的見的呼吸。
那種輕輕的聲音在夜裡讓她有種安定的感覺。
晚風其實不冷,只有飄散的些許寒氣偶爾透過她的領口,讓她縮了縮脖子。
「那麼…」他撥開沉默的聲音讓她微閉的雙眼又睜開了看著月亮的輪廓。
像在她耳邊低語般的口氣
「妳…早點睡了?」
如果聽的見他的不捨,她就不會說好了。
只是她沒辦法拒絕他這樣低聲的要求吧
「嗯..」她也只能這樣說
他沉淨如水的眼神是她閉上雙眼後的夢裡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