暫時的失去了什麼..

在一堆掌聲中大搖大擺的晃出禮堂
當然不是我的畢業典禮
所以溜的很順利
悶熱的下午
溜出來後所以想也沒想
就往禮堂外的草地躺了下來
很想睡著
但流動的雲很美
風撫著樹葉的聲音
那是一種很溫柔
忘了誰在這個軀殼內捲伏
只是依照著某些程序的靈魂罷了
現在沒有什麼了吧?
睡著了還有夢的
現在我只是暫時失去了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