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得先達成共識
釣魚的人和被釣的魚
甚至我希望著別要你上我的鉤
因為我還是會放妳回去

剛上了鉤的魚大概沒有痛楚
直到見了我將它拉出水面
吸了口不一樣的空氣後
甩動尾巴掙扎的抗議著濺起了閃亮的水花
怒張的鰓在我手中鼓動著
所以當我把魚鉤從它嘴裡取下的時候
也只剩開合嘴巴的力氣了
在我手裡我甚至可以感覺到它急速跳動的肌肉
正在慢慢的平息
大概是隱約的看出
我並不想餐了它果腹
一隻眼無神的望著

我想這大概是共識吧
在我鬆手放它回海裡
甚至忘了是我給它離水的痛楚
只是它大概不懂
海底下的魚鉤
在離開海水後
並非都可以如此達成共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