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個城市的燈光之後

失落的城市壓的我喘不過氣
只是我該承擔什麼
傻子,該怎麼說才會明白
沒有燈光的城市
就只有傻子會感到失落
只是這是我的夜晚
散去人群中或許有熟悉的臉孔
比起這些
又有幾個熟悉的臉孔
認得這個傢伙
縱然失落的只剩自己偷偷飲著月光
可以要今晚醉臥在長街上
讓明早散步的老丈
叫醒我宿醉的淚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