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朋友

這次終於看清楚,所謂朋友的真正面目…
現在朋友…在我看來真是脆弱的名詞。
 
雪梨是熟悉的地方,對我來說。一切在我上了渡船以後,我才有假期的感覺。來雪梨的途中其實並不是愉快的旅程。這次本來並沒有預定要到雪梨的,原因是case都還沒做完,上一宗case的錢還沒有領到手。結果朋友匆匆忙忙的就半強迫的把我拉去當司機。當司機就當司機,其實我很早以前就想去雪梨,只是朋友一直拖延(一直推說是工作還沒申請到,結果到了後來才發現是因為忙著追女生帶女生出去玩)。
 
結果此偉大的朋友申請到北新南威爾斯的工作,不得不去才硬要拉我跟他一起租車開去雪梨。這樣說雖然不太好聽,不過種種經歷下來,老魏這次算是栽到朋友身上啦。蓋此一朋友表面說是只有我與他兩個人上雪梨,然出發前兩天忽然冒出了一個他正在窮追不捨的千金大小姐說也要一起去。雖然很不爽但是鴨子都上了架,老魏也只好默不做聲。而後出發前一天,又像雨後狗尿苔一樣茂了個千金大小姐的表妹之流也要一起去。好了,老魏雖然不是什麼好胚子,這會也算是著了道吃了啞巴虧。當時雖然非常不快樂,但還想著到了雪梨老魏就要找的地方來個三十六計,算盤也是打著叮噹響。
 
到了出發當天,此偉大的朋友又搞了個新花樣啦,想此朋友大概是火星來投胎。預定九點出門,他老兄去載這兩個千金大小姐就給載了四個小時多。中途老魏多番致電催促(蓋因為老魏已經約了人週六早晨在雪梨劍道館見面啦,並且前已言之矣)此人硬是跟老魏槓上了咬緊牙關努力幫兩個千金小姐打點(有沒有幫忙畫眉撲粉提尿壺老魏就不清楚矣)。
 
到了他們這夥外星生物準備好出門已經一點半矣,而且戰況又有變化,兩位大小姐竟然給提了頭蠢貓聲明也要跟著去開開眼界…老魏到了這個地步簡直是無語問蒼天(武鄉侯諸葛亮先生葫蘆谷內燒不死司馬懿先生,只因為一場大雨。其當時的表情,大約跟老魏當時的表情不相上下矣),只好喃喃上路。開車本已夠累啦,偏生後座兩位大小姐怕曬怕陽光,把車上的擋陽板當玩具在車尾的擋風玻璃上左擺右擺,簡直到了神經質兼莫名其妙的地步。嗨,要說您老人家電影拍的全世界看到您都得跟您哈腰,或是您老人家乃千嬌百媚之漂亮人物,那遮遮陽光還算是驕態可掬。然憑您老奶這點厚臉皮,我想曬曬太陽也是健康之道哪,何必跟自己過不去呢。
 
中途此火星朋友因兩位千金小姐加上那頭蠢貓受不了舟車勞累,堅持要在坎培拉過上一夜。並拍胸埔保證隔天一定到的了雪梨。這一夥笨蛋,到了汽車旅館老魏就已滿臉大便啦。寧願睡車上也不願跟此等世界真奇妙之人同房過夜。
 
週六到了雪梨劍道館,老魏已經遲到許久矣。這大概是天意,老魏雖然行李眾多,仍然執意要脫手甩掉這一夥笨蛋。其實就算老魏兩腳都斷啦也絕不肯再受此等一干千金大無賴的氣,士可殺不可辱,他們可別想把老魏擠下桌子而他們自己在桌上吃的高興。其實此一朋友老魏認識已經有七年矣,然而這傢伙今天一有了喜歡的千金女人就如此萬般利用老魏,實在令老魏心灰意冷,天道何在,天道何在耶?
 
到了雪梨雖然有點悽涼,然而也是有如籠中鳥放出自由天空一般,吐吶了許久雪梨的自由空氣,找尋地方下榻矣。自從甩開了此偉大的見色忘友的傢伙以及兩個不討人喜歡的千金小姐,老魏在雪梨的朋友剛好有空跟老魏混在一起。雖然此程有百般不快樂,但也認清了所謂真假朋友。嗚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