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

如果天邊劃過了流星
今晚將不會走上回家的路
那麼在交叉的路口
我走上靠近水流的小徑
溪水破裂了的月光不會告訴妳我的傾訴
凝固了的心只剩冰一般的溫度
同意了任性的存在
那個妳,拒絕了所有的愛
那個我,承認了無謂的頑固
止不住的水流像妳流動的心情
哪怕我只是妳眼裡的細沙
在觸動感性的一霎挪
牽落了妳眼角的淚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