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輸

當我發現
慢慢的我陌生自己的臉
無法無謂的笑掩蓋著自己的倉皇
別要我不再傷感
只怕別過的臉
勾勒著不該有的淚痕

在深夜奔跑脫離著平息的節奏
吐出滿口的白霧
血液的溫度
消失在眼前
漸漸
只看的見你的臉
像夢裡一樣清晰的說出

只是今晚星光似乎不再燦爛
是遙遠的關係
是烏雲的遮蔽
是妳
佔有了我這一刻不願意認輸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