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常沉默的事

風吹來的時候有點冷
這大概是他現在唯一的感覺
經過曲折的山路的時候
他想的只是該放多少油門
直到了較靠近星星的地方
放了心似的下了車
默默的靜了一會
可能他忘了當初來這裡的目的
只是一時衝動的話
那麼大概只是想在沒有人的地方
讓冰冷的空氣將淚水凍結起來
他甩了甩手吐了口氣
試著自己打破只有自己的沉默
所以他開始說
那些不曾對她說的話
甚至不曾在心裡打轉過的話
對著山下都市的燈火
她只是曾經在某些時候對他傾了心
卻因此斷不了該斷的交集
他該是累了
回到車內
在看的見月亮的地方
閉上了雙眼想忘了些事吧?
我猜是這樣的
只是猜測
那些讓他時常沉默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