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我、

可以不問妳傷有多重
不問只是流淚或是心痛
妳的話還在我耳邊哽咽
我的臉已經轉開妳的視線
我只是在一個應該陪妳悲傷的夜
想起了我心裡的那個誰
總不是
應該惦記著的那麼牽強
很想冷冷的看著妳的眼?
雖然我懂傷心的感覺
我已為我真的了解
我想留下來
當妳起身說該要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