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太平了嗎?

日子真他馬的鳥
不過鳥的有價值
也不能說討厭這樣
不過就是累了
但是還是死撐著
天快亮的時候爬到床上
看著灰黑的天花板
好吧
真希望一覺醒來的時候依片漆黑
太想要迷失自己的感覺了
沒有什麼負擔似的
反正張著雙眼也看不見眼前
矛起來什麼鳥事情都不要管的話
眼前看不到的天下就他馬的太平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