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妥協

該怎麼妥協
如果說我輕觸妳的臉龐
那個夜穿越了朋友的界線
妳在我懷裡
只允許這夜僅止
當然妳也懂的
在我鬆開妳的肩膀

再次輕觸妳的臉龐
只是突然的寂寞
妳和我
都懂的寂寞
所以我沒有看妳
直到妳跟我說再見
那一刻孤單的感覺差點就淹沒我
想留住妳
卻沒有伸出我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