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翻最後一次的記憶

直到走到這裡才想起

有多少年沒有再見到妳

最後一次我們的對話

仍然深印在腦海裡

這個城市也許沒改變了什麼

卻也沒有讓我們分離

也許我不是那個人可以讓妳常常記起

我只是一直習慣了在這裡

或是不願意失去妳的消息

最後那天仍然只是個巧遇

仍然

只是偶然的見到妳

然後說著一般的問候

總是得隱藏內心的激情

又因為妳在我面前的笑容

波盪了在自己築起的堤防中

分隔了你面前的我和我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