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老大的車被幹走..

好吧,那天光臨學校,碰巧遇見我們J2EE 的教授老大。說實話我實在很佩服這位教授老大,年紀輕輕的天才一個。拜上了他去年的手機軟體課以後實在是對他的JAVA功力大為佩服。那天上課他看我拎著安全帽,遂問我騎什麼車,當場就小聊了一下。原來大夥都是機車一族的,在澳洲這種地方,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騎車的人不多,遇到還是在路上碰見,有空都會點頭打個招呼。

咳,扯遠了,說這天遇到我們教授老大,寒喧了以後他跟我提到他的ZX-2R 被幹走的慘事。我當場表示同情之至,差點就努力的幫他的車默哀了幾分鐘。結果細問之下才知道他的車是因為沒上碟盤鎖。被幹走是很容易的事情。嫌犯犯罪地點是學校的地下停車場。

這就很好笑剌,想幾個月來我都把車擺在學校門口,有一位不知道哪一任校長還是創校的尊先生的雕像下。大夥幾乎都把摩托車往那裡放嘛,所以我也跟著身體力行,遠遠看過去就像這位偉大的先生幫忙看車一樣。當然學校不太爽我們在那裡停車啦,所以三番兩頭在我們的車上留紙條要我們停在學校地下停車場,還在上面威脅說再停在這裡會罰錢以示學校的威嚴所至,學生無不應該服從。

現在好啦,我說學校保全的各位大哥,您這不是官逼民反了麻?停在您各位嚴密防守的地下停車場車子都會被幹走,那誰還敢停哪,還不如請學校門口的偉大的雕像尊先生沒事幫忙看看車子。還保險一點哪。

我們教授老大的薪水比我不知道多了幾十倍,被幹走一台車對他來說根本不痛不癢。要是敝下我的車停在您老人家看守的停車場不小心遭了小偷,那敝人只好綁著白布條到您保全辦公室的門口去把車錢給乞討回來了哪。這麼著,看您是要罰錢還是要有人去您每天上班的辦公室門口把尊臉貼著您的透明玻璃請求賠償啊?

經教授老大這麼說以後,我還是慎重的決定把車子停在大夥看的到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