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在紙上畫的線條,是照著她的嘴唇畫著的哪。輕咬著下唇的她專心的在聽著她對面的朋友說話。

線條越來越亂了,她的嘴唇真美,我只是這麼覺得。這麼來來去去的線條其實只是在掩飾我畫不出那種神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