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賭

或者就著時間來說,生命中盡力追求的都只是夢的話。那麼那這場夢,就總是沒有醒來的時候。總是在深夜的時候想著,體會著寂寞的滋味。交雜著那種殘酷的美,月色越美,殘酷的越深刻。即使不去追求什麼。這樣的殘酷仍然讓人痛苦。在這樣的日子裡,時間就像在腐蝕自己的生命一般的庸庸碌碌。我跟著一般人一樣,學習,工作。在這些外在有著獨立的喜和悲。

既然大部分的人都是平凡而忙碌的活著,那麼我該追求什麼?所以我開始追求著所謂叫做愛的那種靈感。只是這樣追求著,並沒有什麼特殊的風花雪月。像我這樣平凡而帶著許多面具的人,我不是那種習慣了的落寞,我也只是盡力的在扮演我的角色。只有在愛面前。沒有任何面具,我無法隱藏我因為愛而所有的喜怒哀樂。所以我回到了一切事情的起點。所以我開始了解了自己,認識了自己。

我忘了那是什麼時候開始,對自己不再陌生的時候,一切都變得如此清晰而鋒利。總是在人前人後卸下了面具,莫名的切割著自己的內在,剖開那些自以為聰明的想法,在裡面找出我身為一個凡人的特質。找出對愛的熟悉。如果我開始愛了,這些都是我的籌碼。而我…總是一次押上所有的愛,想換回一生的幸福和快樂。

曾經輸了幾次,只是我並不想後悔什麼,但既然是要追求些什麼,代價總是必要。如果換得了一生的幸福,至少這樣的生命就有了意義。活著總是需要很多的勇氣,我很明白,只要我還有勇氣去追求愛,去付出愛,糾結在生命上的寂寞就不足為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