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境的開始

昨夜回家的時候幾乎抬不起腳步,辦公室剛搬遷完成..我的位置上掛上了主管的頭銜,並沒有訝異,並沒有特別快樂,這仍然不夠…進入公司一個月,只休過三天假,這一切其實並沒有想像中的糟糕。我像是空降部隊一般的闖入這個職場,然而心已經被掏空,甚至幾乎忘了自己的名字。明明知道自己很累,但是我不想停下來,為了要塘塞生命中突然失去的那個缺口。不停的工作只希望對得起自己,或許摀住了那個缺就不會繼續流血…或許我瘋狂的去爭取一切的機會以及忙碌,只為了讓夜晚來臨時可以疲勞的沒有任何思想的睡去。

我仍然跟同事有說有笑,跟同事去唱歌,看電影,吃飯,喝茶,聊天,講電話。或許我在同事眼裡是很怪的存在感,老練,成熟,大部分的時候笑嘻嘻的猜不透我的心思。我很小心的掩飾那個缺口,細心的同事卻偷偷地問我是否有什麼不開心的事,我仍然在找尋著許多平衡點,我仍然在或許沒人看見的時候不小心陷入缺口的回憶裡。即使我只是個笨蛋,我仍然這樣瘋狂的繼續追求著這些一點都不浪漫的事物。沒有想要忘記什麼..只是不想為了一些愚蠢的事墮落。

站在關掉電燈的辦公室,或許這一切只是這個夢境的開始….

夢境的終止,或許就是在一切都結束的那刻….

沒有去猜,我討厭假設一些或許會發生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