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竹爬山

其實老魏也只是普通懶而已,最近是因為工作太忙(好一個藉口),上周日去新竹跟一團老手去爬山,現在就來說說爬後感言。

說是爬山,這的確是名副其實的,蓋當初小貝把目的地的簡介網站傳給老魏的時候老魏,顯眼的就看見全程70分鐘,當初就兩鼻孔出氣的嚷著要跟著去。好啦,跟著去就跟著去,小貝在無可奈何下(?)遂答應讓老魏跟去爬山。

老魏因為沒車,只好坐客運的頭一班六點出發的車到新竹。本來小貝與其朋友們預計七點半就出發拉,為了等老魏的客運慢慢晃到交流道,這就弄到八點才啟程。為此老魏頗覺得不好意思,決定爬山的時候不落人後以示誠意。說到內灣這地方,老魏倒是生平頭一次大駕光臨,雖然用力忍住不過仍然努力的東張西望,這未免讓眾位初見面的朋友不小心把老魏當鄉巴佬看,卻又礙於剛認識的關係,不好意思講出來,憋在心裡也是頗難受…咳。

那麼,老魏也就別廢話太多,直接且乾脆的就跳入爬山的過程啦。一開始是這樣的,老魏緊跟在眾位山友後面,怕落單之後被大夥棄置於深山之上,到時若是教野狗啃啦,那還算小有貢獻。最怕是連野狗都不聞一下,那就丟臉的緊矣。

就秉著這股死要面子的脾氣,老魏還算是不落人後的努力跟進眾位山友的腳步。大夥其實分兩隊在爬山,前面是健步如飛的鷹派,後面則是慢慢逛山的鴿派,老魏一開始乃是中庸的牆頭派,在隊伍中間遊蕩,那就不必太擔心走丟或被拋棄山野。然而經過了一番跋涉以後,隊伍的間距漸漸拉長。過了一個叫情人谷的地方(因為情人谷這名字太討厭,老魏就沒跳下去觀光)之後,就是一個小溪。溪水不深,眾人一番打量後決定朔溪而過。當大夥忙著拖鞋的時候,懶惰到拔了尖的老魏就這麼的穿著鞋子踩過河去啦。

當天在那刻之後老魏是踩著溼溼的感覺爬山,感覺不好是必然的……所以說懶惰是得付出代價的…

咳,在朔溪之後,道路即轉陡峭,在過溪之前,老魏還可以享受人工鋪好的木板道路。然而過了溪以後可真的是爬山啦,老魏聽著先鋒的兩位鷹派山友說有笑,多嘴的毛病怎能放過這機會?但當時老魏張嘴就只能喘氣,實在是沒辦法完整的好好講話。說來也是丟人的緊,老魏在眾山友中,年紀算是輕的啦,這等泰山的體格,竟然展露出這樣阿婆的身體。要是拿回老家讓人知道多嘴多舌的老魏此刻竟然只能忙著喘氣,肯定笑死街坊左右。於是老魏一聲不坑的奮勇爬山,盡量表現的健步如飛,步履輕快。骨子裡卻叫苦連天,要不是老魏起的早,早餐都早已消化殆盡的話,說不定當場可敬的三明治老兄就得嘔出來重見天日並呼吸新鮮空氣。

好啦,不知道又爬了多久,過了個竹林,老魏其實已經是靠精神意志苦苦支撐,看著眾位山友背著數位單眼(那玩意可不輕)忙著照相忙的不亦樂乎,老魏連喘口氣都耗體力(這時候如果用老當益壯來形容在場的諸位,老魏說不定當場得被丟下山去,但當時沒體力說話卻硬是救了老魏一命)。

過了竹林以後,就到了馬路上啦,也頗接近我們此行的目的地。直到到了一個名曰瑪雅山莊,老魏才算鬆了一口氣,蓋在山野中混太久,總有一種鬼打強的錯覺,山路總是無限延伸,體力總是不夠消耗。在瑪雅山莊裡面逗留了好一會,點了杯黑菊花茶解渴以後,大夥其實也體力耗盡,沒人願意原路走下山,遂由小貝單槍匹馬,厚著金臉皮跟原住民老闆娘殺價讓他們開車載下山。(你們平地人…..都喜歡講價錢…我們原住民這麼純樸…)

於是下山可以說是輕鬆之至,沒啥困難,老魏真的是累啦,大夥在內灣亂晃的時候老魏雖然也頗好奇的四處觀望,但吃過飯就幾乎可以站著就睡著……

這趟下來,回台中的時候腳都沒啥力氣走動啦,下午回家往床上一倒就睡著。直睡到半夜才讓酸痛給鬧醒,這麼著昏昏呼呼的鬧了一晚,隔天上班就幾乎精神萎糜….

這麼,老魏當下決定有機會還得耍耍手段把同事騙出來運動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