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執個什麼..

也是說,這樣的心情不常有吧,當我允許自己被一些事情蠶食掉的時候就該已忽略了咬囓的細微的痛。這樣的日子過了多久?已經許多個月了吧…仍然走不出這樣的方格。或許她說的對,該警告我的話都說盡了也比不上她的隻字片語。就著某些事情上我是偏執的,也許我不是那麼感傷,只是固執的咬著牙鎖著一些事。

很疲憊了吧…幾乎放棄了所有掙扎,只有一雙乾枯的手緊緊的抓著那種叫做回憶的東西。這雙手…早已沒有了感覺。

從來不是甘不甘心的問題…是傷不傷心的問題。就像說過我溫柔的人,幾乎這已經是種制式化的結論,諷刺般陳述著說活該我是溫柔的人。知道即使這些話不管是否諷刺,都不太重要,仍然那是種很無奈的感覺,不能說是很虛假的對話,只能說…是種掩飾。

自己肯定是個很糟糕的人,一定是哪些地方錯了,找不到答案,只好繼續想辦法遺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