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一夜

— 走走 —

跟朋友在上飛機以前吃了個飯,她帶我到處走走,雖然盡量忍住了,但仍然跟她說了些她的事。找人說說或者比較好,但我實在解釋不出來為什麼會造成今天這樣的結果.. 猜想若是我一五一十的陳述,只怕說的人和聽的人最後終將有種對話空洞的感覺。這本來就沒有答案的,驚覺的想到這裡,讓沈默的幾秒鐘停頓了這個話題。顧左右而言它的說著其他無關緊要的事。

只是後來仍然難免心不在焉了起來,面對困難的問題,腦筋無法 multi-thread,於是莫名其妙的安靜了點…

— 機場 —

飛機誤點了20分鐘,所以打了通電話給朋友。並不常打電話,或許只因為當朋友問說有什麼事的時候,總是結結巴巴的吞吐著,其實只是想找人聊聊的用意。怕被人知道似的..那有種利用朋友的壞想法,也有可能是,怕朋友把自己忘了的那種小量的擔心。

— 飛機 —

顛簸的很厲害,飛機外的氣流比我的思緒還要混亂。閉著眼睛卻總是莫名其妙的看著幾個月前…我也是這樣子飛往香港…

漸漸的開始懷疑,顛簸到底是飛機還是我自己的內心?有點慌了,亂流來了就走,但回憶呢?

— 香港 —

自從 97 年來這住了四天後,每次來香港只是過境。這次新鮮的入境來到這個地方,驚覺也十年沒進來這個城市了…說了一口還算順的粵語問路,心情卻好了起來。在一個陌生的城市讓自己看起來像是個本地的人,有種可以把自己埋藏在這裡沒人看見的快樂。

這夜是香港的,也是說,或許不同的城市下我會有著不同的隨便過夜的心情吧。下榻的地方是個不夜城,這個夜彷彿只有我是寂寞的。本來就是陌生的人怕的不是寂寞…是那種逃避不了的失落?我知道的很清楚,並不算是件好事,或許撒開了許多過往後該現實的面對一些事情,或者說,走出來。被這些事情吞噬的無奈,那真的…會讓人很累。

房間很小,關上燈,看出去滿窗的霓虹燈招牌。開始對自己納悶,為什麼會找些事來想著,或者說是打發時間,是個壞習慣。如果拿去跟抽煙的人比….肯定比煙還難戒掉。開始有點生氣了,像是抽煙的人被人唸了幾句。拿了鑰匙找了朋友下樓,蘭桂坊是個不錯的地方。暫時把一些事情拋在錯愕的陌生城市的房間裡。除了自己,我無法對任何人任性。

一個夜能有多長?換算成幾杯酒的時間可能比較不理智,但在不清醒的時候倒是最實用的。

香港的夜..很浪漫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