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迴避

陽台一般是給公司有抽煙的同事逗留的地方,最近我卻常趁沒人的時候來這待著了。總認為心情雜亂的時候來這裡可以撿起一些落差,有效還是無效,其實…自己也不是很清楚的。有點風,今天是個好天氣,這幾天都是。溫涼的風讓慢慢的超越了停滯的指標。

那晚我訴說了許多事,對一個剛認識的人。訴說了許多埋藏的事,那麼,就這麼告訴自己從今以後放掉所有發生過的事。…是珍貴的。讓它美麗,讓它的存在只是個回憶。現在開始紊亂了,只是一瞬間的感覺嗎?開始害怕,過了今晚,就發現只是一場夢而以。一向討厭虛幻的事,或許因為夢到了些事以後,離枕還得整理許多凌亂不堪的碎片。

直到那次又與她坐下長談,談了許多紛擾的事。越來我越懷疑,她的存在是否真實。訝異於她對我的了解,訝異於她敏銳的感覺…訝異,她無視我精明的建築在內心防禦而輕易的看透著我。那雙眼睛,我起初迴避,只因為我不願意任何人看見心上缺口。

打了個結後放下了一切,所以終於開始了一條新的路,所以清晰的想要一個新的旅程,所以我笑笑的望著她,沒有說話。望著她的雙眼,沒有迴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