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懂..

搬來台北前,和搬來台北後,其實沒什麼特別的差距。或者有吧,搬來以前所想的事情和現在,有許多差別。這一年我一直都在換環境,從澳洲,台中,台北。工作也換了兩個,有時候想想,或許是吧,半工半讀的時候平穩的生活了很多年。現在該是動盪自己生活的階段的時候了。

週末下雨了,下的很大,是我喜歡的那種方式。仍然一樣喜歡這樣看著劃過空氣的雨水,是一種習慣,休息的方式。雨天不分別在哪裡,都還是能讓我感受到一分寧靜的氣息。

現在是自己一個人了,感覺或許是沒什麼感覺的,是這樣其實也很好。該經歷的還是得經歷過。不由得緊握住自己的手臂,感受那種不願意妥協的韌性仍然在血液管裡安靜的流動著,一波一波,隨著心跳脈動著。

這個禮拜天晚上我做了個夢,一個過去平靜的生活的夢。難道我追求的是那樣的平靜嗎?還是…我只是在等待自己厭倦了流浪的生活…我是難懂,自己都不太了解自己的那種難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