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止睡眠

其實也沒有很嚴重,只是睡不著而已。到中夜就止住了。還沒開始迷糊的考慮要不要繼續睡的問題,不知不覺得已經強迫起自己。所以摸索著起來泡了杯咖啡,算是有點墮落的想著既然都失眠了。

咖啡很難喝,不知道是酸還是甜的味道。又後悔了這杯咖啡,像是有點後悔了那次的唐突似的。但不管如何,還是把咖啡喝光,把唐突給攤牌了。雖然不清楚是好還是壞,至少現在不喜歡逃避了。一笑帶過或許像是把咖啡到掉這樣免除了許多麻煩,但….總是得面對的不是嗎?

很好,我是自私了點,生命中不願意失去很多不該失去的,所以這也算是任性嗎?誰還管這些評論呢!我不願意再錯失或是失去了!

到是又開始希望雨天,寂靜的凌晨讓人有點該發慌的色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