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周末

台北昨天凌晨就開始下雨,有整夜了吧,醒來的時候只聽見雨聲。很舒服的一種聲音,是我一向喜歡的。就這麼靜靜的躺在床上,看著灰色的天花板沒有移動自己的念頭。

不可否認的,這樣的夜適合思考,適合安靜的去回顧,甚至決定一些事情。想著那些缺失的區塊漸漸的被忙碌,生活,和她給填滿。即使仍然少了些什麼,都還給我了一個還算有韌度的內心。

試著去碰了碰那些傷口,還不算太痛,在凌晨的黑暗中淡淡的笑了,樂觀的覺得自己又堅強了一點。外面夜裡的雨彷彿不著急似的,慢慢的持續的下著。閉起雙眼,看見的卻是她的身影。

在香港因為時間不夠的關係,又是匆忙得趕往機場。揹著包包走著,走著,經過機場長長的走道要往登機門的時候,窗外的黑夜背著落地窗映出了我的身影。有點落寞的,每次看著,都是自己一個人在這走著。雖然不甚滿意,但也無可奈何。我是這樣開始習慣一個人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