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冷

天亮前的路燈旁,只是呆呆著站著不曉得在等些什麼
朋友們累的先回家睡了,我還想多留一下寒冷的夜晚的氣氛。
這裡人很少的,讓人覺得輕鬆的很。
甚至自己跟自己說話,也不會有人覺得奇怪的
某天夜裡,甚至在弄清楚了一些事情後
心裡總是挺需要寂寞的那種微微的痲痹的感覺
突然覺得這是種享受
一年後仍然喜歡這些感覺
也許只要安靜,其實在哪裡都好
有些特別的夜,找了很久都找不到的滋味
遇到了,卻又不知道該如何享受的時候
夜卻悄悄的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