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告:

被作弄般的,早晨出門的時候天氣晴朗,陽光甚至有點炙熱讓人喘不過氣。下午接近五點時分就開始下起大雨。或者這麼說的是,即使雨聲仍然讓我覺得浪漫,雨水卻再也沒辦法帶給我那種輕鬆的感覺。

也許我真的不喜歡這個城市,但我仍然站在這裡。也許我不喜歡這邊令人作嘔的雨水,但我仍然喜歡聽著雨聲睡去。這麼說好了,這是個我不想久待的城市,待久了總覺得自己冷漠了許多,心眼狹隘了許多。開始去斤斤計較許多事。

有時候想想挺不好受,為了客戶隨處亂發脾氣,滿懷著當初按耐下來的怒氣還是私下跟同事說了。一直跟同事強調著事情,真的不需要這樣子。後果是我按耐了下來的怒氣,客戶換來我接下來一整個加班的周末的沉默。當然…我可以不受他影響的做好自己的事即可。討厭起那種別人的幾句話就影響了內心的平衡的感覺。後來當辦公室的人都出去各忙各的時候,我莫名其妙的笑了笑,這次算我輸了一次,六樓的窗外清晰的看得見雨水灑落。

在至少尊重多點的國外工作了之後,回來台灣仍然不習慣。但,這只是過程吧…老闆那天找我喝了杯咖啡,不著邊際的聊了一下。當然也沒對他說些什麼,很多事情…沒說並不代表說謊,對吧?天井下的咖啡廳抬頭往上看,有點牢籠的感覺 – 尤其是圍繞著的沉重的空氣。

同樣是外聘人員的同事走了幾個,這個專案在這個時候該是接近尾聲的時候了,卻因為接踵而來的許多外加問題讓結案日一拖再拖。這個月底又要走一個外聘同事合約結束。我的合約卻被續約到年底…或許是因為大部分時間我都可以配合加班,也或許是我工作效率還過的去。總之,我被留在這個中途島,該發表什麼意見嗎?那並不重要,我只想做好自己該做的事… 15樓的窗外看出去,雨水中的101還閃著光….

今天起床後就一直記著,開始到現在,剛好邁入第四個月,中間有過悠閒的上班生活,也有過連續熬夜趕壓力進度的煎熬。不管如何,她對我來說…一直是最堅固的心靈依靠。

14, Jun
Sat, 11.32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