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白的沒什麼好坦白

Blue, Night

Blue, Night

就這麼的沉默了一下,照片讓你感覺很寂寞嗎?或者寂寞的只是你….

後來我又分手了。不難過,原來我已習慣朋友之間的模式在相處著。
這與堅強無關,只是像水順著流過河床,其實我們之間應該這樣 的那種感覺。
其實她是很好的女生,至少尊重我明白的與我談清楚
日後說到朋友,她覺對是名單內的重要人物

工作也幫了些許的忙,下班後胡亂吃了個三明治回家洗個澡就準備睡了
隔天醒來時擺在我眼前的是一整天將要面臨的忙碌
也許就介意不了

台北的生活與工作一年下來,仍然差不多
換了工作後以為會改善些,其實差不了多少
這幾天一直在想突破些什麼
或是找些能讓我想努力去突破的基因

是最近才有的一些想法…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