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病

今年的情人節老魏本來沒啥節目的,戲劇化的演變在於,2月14號之前因為發高燒連請了兩天病假。

11號:
在公司已經有感冒的徵兆。

12號:
前晚回家昏睡了一晚,醒來已經早上八點了,頭昏腦脹,全身痠痛。遂起床找電話請公司同事幫忙請假。直到請假確立後,又拼命的抱頭睡了好幾個小時,再醒來的後已經是下午四點了。酸痛加劇,體溫應該沒改善,於是認命的跑到附近的新光醫院準備掛號。

掛號時因為超過四點,初診又不給掛晚上的號,在醫院逛了幾圈唸了幾句之後悻悻然的撐著腦袋回家,想說不過是發燒而已!

半夜,發燒導致全身汗出如漿,在床上翻滾了好一會又昏睡了一下,起床尿尿的時候注意到時間為晚上11點、半夜一點、兩點半、三點12分、四點~~~~直到八點。

13號

全身痠痛繼續加劇,八點在床上滾了半小時終於受不了,打電話到公司繼續請假。然後撐著比腳還重的腦袋再衝過去新光醫院掛號。這次幸運了許多,成功的掛號並跟著一堆阿桑排隊等候臨時跑到加護病房的大夫。

進了大夫的辦公室後開始問訊,期間說到發燒,護士大姐的手腳也很快的塞了隻耳溫槍到老魏耳朵量出38度這樣漂亮的數字。大夫又教表演咳嗽給他看看,一咳當場把一早上都沒咳出的陳年老痰精采的咳出,護士大姐也是迅速的塞了個口罩給老魏。戴了口罩之後大夫於是建議照一下胸腔x光。於是先去繳了款項後,到x光室讓沒耐性的放射科大哥照了x光。回去找醫生的時候他老人家說
"看來沒啥大問題啦,我老人家開個感冒發燒的藥給你回去依指示吞服即可。五天後若症狀無法根治,再回來找我吧。"

老魏於是領了四五包藥走出醫院,話說回來,老魏倒是不常進醫院的哪。最近不知道怎麼的,就是不願意勉強自己了。該看病就看病,該請假就請假。

話說…明天就是情人節了哪……

藥罐

繼續睡吧!這一定是已經預好了的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