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lost in memory

可能有那麼點運氣
當然當他坐在殘破的屋子旁的時候
手心緊握著是剛剛沙灘上撈起的沙
逃離似的想要離開掌心
悄悄的落下地逃逸

即使是個廢墟
仍然充滿著熟悉的感覺
默默的回來著十幾年前的自己

如果允許這些年來
每次想回來的念頭凝結起的一顆砂礫
現在早已足夠將他淹沒
手中的那握沙
其實害怕的只是崩裂的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