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沖繩第一天

Levi's 501因為出發前一晚跑去瞎拼,回家整理行李以後馬上趴下去睡了幾小時。可能是因為瞎拼的結果很滿意 ($1990買到Levi’s 501, 501阿阿阿阿阿!!!!) 三四點就爬起來然後睡不著了,於是把xMan拿粗乃看然後又東摸西摸一直混到六點多才坐計程車去機場。

waiting + 1攔下來的司機挺和氣,一路跟他瞎扯扯到機場之後心情蠻不錯的,是個好的假期開始啊!在機場混了一下就等著上飛機了。

下飛機後坐巴士到機場入關,天氣有點熱,飛機上說氣溫約27度。隔壁的老兄聽到即跟朋友碎碎念說天氣好熱如此那樣的。但比起澳洲的夏天,27度已經是很好的一個夏天天氣啦,40度的澳洲夏天傲格都面不改色的全身防摔衣騎著重機跑高速公路了 (*菸)。

等很久到沖繩的時候因為日本正在為新流感頭痛,海關那邊等了很久。入關的人一隻一隻檢查。小小一台飛機應該頂多一百多人吧?出關的旅客都檢查完大約花了一個小時。琉球國際機場非常的小,而國內機場有許多東西可以吃&逛,但傲格的注意力並不在機場,而是在滿坑的服務人員正妹身上!(唔) 總之找了旅遊資訊櫃台,挑了一個正妹後用英文問明白單軌該去哪坐,又凹了張地圖,還順手牽羊了些旅遊資訊後要閃人了仍然不忘記虧了該妹幾句,才施施然的上二樓坐單軌。

車站外首先要找的是旅館,該旅館有個亂奇怪的規矩,就是下午三點以後才可以Check-In。這道挺麻煩的(平時不是中午就可以Check-In嗎?不是嗎不是嗎),不知道日本的旅館事不是一律都這樣。傲格一路坐單軌殺到旅館的時候才中午,旅館櫃檯的妹先跟傲格碎念問了一堆日文,到傲格開口問說可否換套英文來溝通,才發現我臉上的五六條冷汗線。所以,我們就開始在沒有人的櫃台玩起比手畫腳。該妹大概是有練過,比手畫腳的功力竟然跟傲格旗鼓相當。凹了半天傲格仍然無法提早Check-In。但是該妹大概看傲格瀟灑非凡,又不忍傲格背著大包小包到處晃,於是教填了一張表格(間接要電話,一定是醬,可惜我在沖繩沒電話,真是不好意思 *拍肩),然後讓出櫃台後面讓傲格把衣服褲子等雜物寄放在那。

看到了...我要住的 ...背著相機鏡頭 (這個包包比雜物還重,棍) 走出飯店後就開始繼續流浪。傲格住的地方在單軌車站 おもろまち 附近的 スーパーホテル那覇・新都心 地理位置不錯,這邊有個百貨公司,購物中心,DFS等。東晃西晃到美術館到處逛了一下,溜韃到百貨公司內打算覓食。沒想到裡面幾間想吃的日式料理餐廳都客滿,各家門口有排椅子坐著一眾餓俘,等著櫃台老奶出來唱名才准進去接受配給。這老魏可不幹,蓋出來玩即是希望飯來張口茶來伸手。排隊等吃飯這檔事老魏在台灣就不幹了,在日本可也不能例外。

涼麵空著肚子溜溜韃韃晃到百貨公司門口,發現有人在甜甜圈老兄(Mr. Donut)招牌內吃涼麵…..不由得大吃一驚;蓋甜圈老兄聽說已經把甜甜圈都賣粗好幾百樣花招,沒想到在日本竟然把魔爪伸到涼麵的國界去了。一下子好奇心大盛,加上天氣炎熱之下感覺涼麵似乎頗為應景。研究了一下該涼麵餐該怎麼點以後就擠到櫃台 (其實看了半天也不知道該怎麼點,我是歪國忍不會念日本字) 用破爛的日文加上無敵的比手畫腳,終於滿頭汗的跟工讀生點了涼麵套餐。該餐其實有點不倫不類,傲以為甜圈先生畢竟是歪國忍,涼麵套餐竟然還有包子,我想甜圈兄大概想要奇兵突出,一下子攻克日本人的心防 (可是餐廳內左右看了一眼,怎麼只有我點套餐…) 。該包子其實吃起來普通,然後餓了但涼麵沾點醬油可就叫坐的緊。在27度的天氣吃起非常很爽口,不膩不油。也不是像台灣這邊的黃麵。麵條還蠻有嚼勁。加上一杯冰烏龍茶 (…..跟服務生說我要 Coke Zero 她聽不懂,只好隨便講一些會日文讀音的飲料= =)。一下子暑氣全消,阿,可是感覺吃不飽,所以難免厚著臉皮再撈個甜圈填填肚子…..

小店走出甜圈先生舖,映入眼前的是一個賣冰的小舖,牆上貼一堆冰品,一下子又覺得不吃對不起裡面的妹妹那麼可愛。於是又蹭到該小屋前跟小妹指明了要點的霜淇淋馬上嗑了。一個300塊日幣來說,這玩意在夏天可是極品啊。

吃吃混混到三點,跑回旅館Check-in,櫃台換了一個妹會說一點英文,該妹比前妹可愛一點。沒有老著臉皮跟她一起來個合照有點可惜。該妹雖然英文頗差,不過至少不用比手畫腳比的那麼累啦。付了銀兩,該妹領到電梯前放行後終於可以稍微休息一下。該旅館房間老魏挺滿意,乾淨整潔,雖然小間但小而精簡阿!匆匆忙忙丟下行李整理一下鏡頭機身,補了一下妝,阿不是,是補了一下防曬油後就出門往國際通去了。

就待下來看了國際通很長一條街,都是商店,大概是沖繩最熱鬧的地方了吧?日本人到是比歪國忍還多,店家幾乎都不會講英文,反正傲格比手畫腳簡直吃遍天下,也沒啥好困擾的。在這大約晃了一下,順腿一路走走走到波上宮。後面就是一個小的海灘,本來打算來這邊的小海攤踢踢水的,可是想到裝滿相機鏡頭的背包……加上快要天黑了,剛好波上宮這邊在辦個演舞大會。就停下來一路看到快八點才猛然想起還沒吃晚餐。罪惡感隨著胃酸一整個差點冒粗乃,決定先回去國際通找飯吃。

阿正妹發現我了 *羞走回國際通隨便找了間門口妹比較正的居酒屋,虧了該妹幾句就殺進去點了盤炒苦瓜豆腐以及炒麵。雖然是極為平凡的菜色,不過苦瓜很清香,吃下去暑氣全消。炒麵也非平常在台灣吃的黃麵,這講不出來,配上豬肉絲也是很不錯的柳。眼看該居酒屋表演時段到了,順便又點了杯啤酒助興。邊喝酒邊欣賞台上的島唄,再配上兩口小菜。台上敲鼓唱著依呀薩薩的妹又非常正,真是天堂啊!

來居酒屋不能不喝啤酒話說吃飽喝足後結帳的時候鬧了點小誤會,結帳時櫃台妹說要六千多。老魏大吃一驚:即使我拼命看妹以及拼命拍照來說,這樣算錢也太跨張啦。於是用英文揚言要看收據,但該妹聽不懂,比了半天仍然不懂(有點在裝孝維就是了,我在比劃人家旅館正妹就看的懂)。沒轍之下老魏把錢遞給她然後奪過她手上的收據仔細一看,上面寫啥菜是看不懂,不過不用手指算也知道我沒吃到五樣菜。於是跟該妹說這不是我的帳單,她結錯啦。該妹仍然不懂(這就有點讓人頗不以為然啦,蓋一看就知道客人對結帳的項目有疑問應當幫忙細查才是) 然後就繼續忙她老奶的事啦。

老魏當下就不想走啦,招手叫另一個較正之妹,老魏進門時負責招待的服務生過來,比著帳單用破爛的日文質疑曰:這上頭寫的是兩人坐,老魏孤家寡人進來您是看到啦,您看著辦吧。該妹看了一眼帳單大驚,急急忙忙搶到櫃台後擠開剛跟老魏搶了六千塊日幣的妹,一邊幫老魏找帳單一邊罵該妹不長眼(大概是醬的意思吧?罵的內容太過於艱深,只聽得懂幾個破碎的單字曰客人一人^&*((%^兩人$%#@^$#@)。於是該六千塊日幣妹慌慌張張鞠躬道歉,老魏隨手揮揮請她去忙吧,這裡用不著她服侍了。正妹滿頭大汗將老魏的帳單印出來給老魏,然後順手拿過菜單一樣一樣跟老魏說明上頭點菜的項目後,恭恭敬敬的將差額退回給老魏,老魏老實不客氣的收下了差額(四千多日幣耶,最好我這麼會吃) 給了她一個迷人的微笑後順手用英文虧了她幾句揚長而出該店。

其實蠻好吃的頭一天就發生這麼多事,也是出乎意料外的有趣。回到旅館後吹著冷氣,從冰箱拿出中午買的團子和飲料嗑了起來,一邊翻著地圖看看隔天要去哪逛。突然想到走路好像頗沒效率,應該要租個腳踏車才對的壓….於是翻開小黑上網找了一下那霸可以租腳踏車的店,記好了位置之後打算第二天去租台腳踏車漫遊那霸….殊不知這可是噩夢的開始哪….

第二天待續……….

::: 第一天相簿